您好,欢迎来到英语口语在线一对一课程学习培训网站!

专业英语口语在线培训学习平台

专业的英语口语在线学习培训机构

儿童编程之父:中国儿童如何正确学习编程?

作者:小眉

浏览量: 0

2021-05-07

米切尔·雷斯克是美国创新领域的先驱,麻省

米切尔·雷斯克是美国创新领域的先驱,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学习和研究教授,麻省理工学院媒体艺术和科学项目博士,乐高学习和研究教授。他带领团队开发了世界各地流行的划痕编程语言和在线社区平台,因此他也被称为“儿童编程之父”。

*关注:Risnik教授认为学习编程对所有儿童都是有益的,但前提是他们必须以正确的方式进行教学。“我们应该通过让孩子们讲故事来教写作,通过让孩子们做工作来教编程。”Risnik教授希望将来学习编程就像学习写作一样。

如果你把这作为一个教育目标,那么很明显,抓取是实现这些目标的一个很好的方法。但如果你认为最终目标是在考试中获得高分,那么花时间学习刮痕可能不是最好的选择。2013年,由里斯尼克教授领导的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s)发布了一款新的在线版本的Scratch,在线划痕,进一步降低了使用门槛,大大提高了Scratch的潜在商业价值。Risnik教授一直对Scratch的商业价值“视而不见”。“商业价值从来都不是我们向前迈进的动力,我们也不想白手起家地赚钱。我们只是希望通过它,我们能让孩子们更有创造力,让他们有机会设计、创造、实验和探索。”

*以下是腾讯“深度网络”组织的一次采访的记录:你在上世纪80年代从事有关计算机和商业的新闻写作,然后突然转向技术教育和创新学习领域。是什么让你做出这种改变的?**

米切尔·雷斯尼克:我一直在努力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事物,所以我开始是作为一名记者,写作来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事物。但后来,当我使用新技术时,我发现还有其他方法可以帮助人们了解这个世界。因此,我开始参与为我的孩子们开发新技术和开发新方法来帮助他们了解世界的事业。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原因,因为这不仅是我单方面给他们的指示,也是给他们探索实验的工具。这是我对教育的贡献,我的出发点是帮助人们了解世界。

*“深度网”:你目前的标题(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教授、麻省理工学院媒体艺术与科学项目主任、乐高学习与研究教授、儿童编程语言刮擦之父)?**

米切尔·雷斯尼克:我认为所有标题对我来说都非常重要。有时候我会说LEGOPapert教授是我最自豪的头衔,因为乐高教授和科普特教授对我的生活影响最大。乐高玩具模型让我们看到,通过自己的努力,孩子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可以给世界带来新的创造,所以乐高给我带来了很多灵感。皮蒂奇教授是我的导师,他也是技术和学习领域的先驱。我在大学里和他一起工作,是他激励我开发新技术来帮助孩子们学习。所以乐高和胡椒对我的生活有很大的影响,所以乐高·帕普教授也为我感到骄傲。

米切尔·雷斯克:在上世纪90年代,我的同事NatalieRusk(NatalieRusque)和我建立了一个叫计算机俱乐部(Computer Club Home)的课外学习中心网络。城市社区的年轻人可以用新技术以创造性的方式学习和表达自己。当我们在这个中心工作时,我们发现很多年轻人想要创建他们自己的互动故事,游戏和动画,但是他们没有工具,当然我们可以给他们编程语言,比如C++和Java,但是这些孩子不使用这些工具,所以我们需要孩子们可以使用的新工具。这些新的工具也帮助孩子们创造他们的故事,游戏和动画,这已经成为我们创造刮痕的动力。

所以我们在2003年开始开发Scratch,自从它第一次发布到现在已经有12年了,我们对孩子们用它创造的东西感到非常高兴和兴奋。所以最初的动机并没有改变,我想让孩子们有机会以一种创造性的方式表达自己。我认为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必须接触更多的孩子,给他们更多的机会,帮助他们创造更多的东西。

*“深度网”:Scratch是目前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儿童编程语言,它也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Scratch正变得越来越有影响力。你认为刮痕最大的价值是商业价值还是刮擦本身能给教育带来的积极意义?**

米切尔·雷斯尼克:起初我们想让划痕免费,这样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就可以很容易地使用它了。因此,商业价值并不总是推动我们向前迈进的动力,我们并不是在考虑如何利用刮伤来赚钱。我们只想让孩子们更有创造力,给他们一个设计、创造、实验和探索的机会,这仍然是我们的主要目标,我们仍然在考虑如何为所有来自不同背景的孩子提供新的机会,实现他们的创造性潜力,这一直是我们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在未来不会改变。

*“深网”:科学技术的进步越来越快,特别是在计算机、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仪等领域。编程技能在未来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吗?**

米切尔·雷斯克:我希望将来学习编程就像学习写作一样。现在我们认为写作是每个人都需要学习的技能,不是因为我们认为每个人将来都必须成为一个职业作家,而是因为学会写作可以让你学会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是一项非常有用的技能。此外,它还可以帮助你以新的方式思考,让你组织、表达和分享你的观点。我认为编程也是如此,不是每个人将来都要成为专业的程序员。但是在学习编程之后,人们可以用新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观点,并组织自己的观点。所以这个技能对每个人都很有用,在未来的社会里设计、创造和表达意见也是很有帮助的

*“深层网”:你刚才在演讲中也谈到了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对教育的积极意义是什么?**

米切尔·雷斯克:人工智能对教育有好有坏的影响。许多人希望用人工智能代替人类教师。我认为这很糟糕,因为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是教育和学习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工具可以为学生提供新的能力和可能性。例如,Scratch还使用一些人工智能能力,例如语言识别,帮助学生创造新的工作类型,因此,如果我们能够利用人工智能来拓宽学生的创作领域,那么我认为这将是人工智能和教育的一个很好的结合。

*“DeepWeb”:让我们回到Scratch这个话题。你在世界各地,美国,欧洲,中国推广了划痕编程教育,这些不同地方的划痕教育有什么不同?**

米切尔·雷斯克:当我们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工作时,我们看到了不同地方的异同。我认为世界各地的儿童都想创造和表达自己。当然,他们创作的作品类型也会不同,这与他们自己的经验和当地文化有关。他们可能创造不同类型的艺术,如他们的音乐添加到他们的作品。但我认为,只要孩子们想要创造、表达和分享核心,他们就有同样的愿望去创造、表达和分享。

*“深度网”:在美国,一些有影响力的人建议,编程课程,比如学校教学课程,比如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建议“让编程教育进入每一所私立学校,”编程教育应该成为学校的必修课?**

米切尔·雷斯克:我认为,如果所有儿童都以正确的方式学习编程,对他们来说是非常有益的,这和我们让所有孩子学习写作是一样的。如果我们在写作教学中只注意拼写和语法,那么孩子们可能就没有兴趣了。同样,当我们教编程时,我们不能只关注语法规则。我们应该教写作,让孩子讲故事,教编程,让孩子做工作。因此,通过学习写作来学习编程可以帮助孩子们组织、表达和分享他们的观点。

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有很多方法来介绍编程,其中一些方法有助于提高孩子们的创造力,但有些不是。如果采用编程只是为了使儿童能够学习一些技术技能,这可能会帮助一些儿童在将来获得更好的工作,但不会对大多数儿童有所帮助。因此,重要的不是把编程作为一种纯粹的技术技能来教授,而是作为一种帮助孩子自我表达的方式。通过让孩子们做好他们的工作来介绍编程,激发他们的热情,团队合作,边学习边玩,这样我们的孩子就可以创造性地思考,在未来的智能技术社会中发挥更好的作用。

*“深度网”:在教学系统中,划痕编程课程能与数学和英语并驾齐驱吗?你发明的4P教学法是什么意思?**

米切尔·雷斯尼克:如果孩子们学会编程,我希望他们能在各种学科中使用这种技能,比如在文学课上,他们可以在做书报告时用刮痕做一个动画版的报告,如果这是在理科课上提交的报告,他们可以用Scratch进行模拟。因此,无论他们在任何课程中做什么,他们都可以用划痕来动画和模拟,更好地表达他们的观点。

当我们把刮痕引入学校时,我们使用了4p的创造性学习方法:项目(作品)、激情(热情)、同伴(伙伴)和游戏(玩耍)。我们希望通过引入划痕,孩子们能够建立自己的作品,追求自己的热情,与小伙伴一起工作,并在游戏中学习。我认为这四条准则可以帮助孩子们创造性地思考。当他们做一件工作时,他们可以理解创作的过程,比如如何处理一个想法并将其转化为一个真正的作品。如果他们所做的事对他们感兴趣,他们愿意更加努力地工作,花更多的时间去做,并努力克服挑战。通过与合作伙伴合作,他们可以相互学习。我们认为学习是一个社会化的过程,只有与他人合作才能创造出最具创造性的作品。通过游戏和学习,孩子们愿意冒险尝试新的尝试,这是创造力的核心。

*“深度网络”:这个问题可能很尖锐。你如何量化你的孩子在抓取编程中的学习效果?他们真的能学到什么吗?**

米切尔·雷斯克:我认为孩子们在使用抓取编程时学到了很多东西,其中有些更明确,比如技术技能、计算机科学的一些概念,而有些则更难衡量,不像判断是否掌握的技术。其他我认为重要但不容易衡量的事情,比如我认为孩子们已经学会了以创造性的方式思考,和伴侣一起工作,并且有系统的思维方式,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重要的技能,但是这些技能很难量化,我们试图通过观察他们的创造来评估孩子们学到了什么。有时候我们看到一个孩子在进步,我们可以感觉到他的工作越来越复杂,有时我们发现作品也是多种多样的,这显示了孩子们的创造性思维,因为他们创造了很多不同的东西。我认为评估和衡量儿童如何使用划痕来学习和学习的最好方法是看他们的收藏。

*“深网”:在中国,许多家长仍然不愿让孩子学习编程,因为他们的孩子学习任何技能都有很高的机会成本,许多家长认为编程不是考试的范围,所以他们不会让孩子学习。你对这些中国父母有什么建议?**

米切尔·雷斯克:我认为家长、老师和其他社会成员需要思考孩子们需要学习的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以及教育的最重要目的是什么。在我看来,教育最重要的目标是把学生培养成终身学习者,帮助他们发展自己所需要的创新能力,以便在未来的社会中更好地学习和实现更好的发展。如果你把这作为一个教育目标,那么很明显,刮痕是实现这些目标的一个很好的方法。但是如果你认为最终的目标是在考试中获得高分,那么花时间学习刮痕可能不是最好的选择。因此,我们都必须考虑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去上学,什么是最重要的教育。对我来说,教育中最重要的是培养有创造力的人,这就是Scratch所能做的。如果父母真的希望他们的孩子有一个幸福和成功的未来,他们会重视他们的孩子的创造性思维,支持使用划痕。

*“深度网”:目前,我国有许多创业企业和企业家从事划痕编程教育。他们或多或少地面临着一些实际问题,如缺乏高质量的教学内容和家长的接受程度低等。你能给这些企业家一些建议吗?**

米切尔·雷斯尼克:Scratch之所以能成功的原因之一是,我们希望在我们设计它时帮助孩子创造他们真正喜欢的东西,这样他们总是有意愿和再利用,我们没有强迫孩子自愿使用刮擦。我们还创建了一个社区,儿童可以分享他们的工作并相互学习,这个社区对刮擦的成功也很重要。因此,允许多样性存在和为儿童提供共享社区是制定新的方案编制方法取得成功的两个关键因素。

*“深网”:你对这次与腾讯的合作感觉如何?你认为腾讯这样的腾讯能采取什么积极措施来促进中国编程教育的发展?**

米切尔·雷斯尼克:我们很高兴有机会与腾讯合作,因为他们重视划痕,而且是正确的。他们认为抓取很重要,而不是因为他们只想为他们的孩子培养一种编程技能。

当我们第一次接触腾讯的联合创始人Tony时,他看到了Scratch可以帮助儿童创造性地表达的价值。他为自己的孩子工作得很好,所以他希望中国所有的孩子都有同样的机会,所以我很高兴能够与腾讯开始这种合作,为更多的孩子提供更多的机会,让他们的想象力飞起来,让他们创造和分享。我们还处于初级阶段,但有了这种合作,我们可以为中国的许多儿童提供更多的机会。

*“DeepWeb”:最后一个问题是,您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进入了解更多关于面试英语的信息。